奇闻!明英宗朱祁镇被俘后还为大明当过间谍!

2020-01-22 14:45:08 作者: 奇闻!明英宗

正统十四年明英宗朱祁镇经过一系列愚蠢操作后在土木堡大败,其被俘之后主要成就有俩。

1,叫门天子

八月,也先哄骗朱祁镇说要把他送回去。十七日,瓦剌军拥正统来到宣府,结果被守军一轮**齐射打了出去,于是一伙人又跑到南门外停驻。之后正统喊杨洪、范广、朱谦等守将出来开门接他回去,但这些人都没露头,城上士兵说今日天色已晚,不敢随便开门,而且这城池是皇帝的,杨洪也出去了不在这里,我们做不了主,言下之意你后边跟着那瓦剌大军这么碍眼,真开门了到底是接谁啊。没办法,人铁了心不开,当晚瓦剌军就带着正统走了。


二十日,瓦剌军带着正统来到大同,朱祁镇写信一封交给力士张林前往城内。总兵官刘安、都督郭登、都御史沈固等人确认张林身份后答复前晚派人出去答话。二十一日早晨朱祁镇派忠勇伯到城下催人出来答话,随后又派袁彬去催促。刘安放吊桥让袁彬进城一块商议,随后决定把袁彬留在城里,刘安出城面见朱祁镇。两人一见面朱祁镇就忍不住了,一时间委屈啊难受啊涌上心头开始抹眼泪。完了问刘安城内有多少银子,答曰十四万两,于是让刘安拿出一万五出来,也先、伯颜帖木儿各五千,其余大小头目共分五千。然后到二十二又下令把战死的武进伯朱冕、西宁侯宋瑛和逃回太监郭敬的家财全部拿出来给了也先等大小头目,这事儿干的就太没品了,可以说作为人主不仁不义。把钱都分完之后,也先在城西二十里的地大摆宴席,以朱祁镇为主,并邀请大同官员来赴宴。明军夜不收杨总旗趁机安排了五个夜不收混进瓦剌大营,并找到袁彬说:“今夜有五个夜不收来密请爷爷(朱祁镇)石佛寺去,待他(也先)寻不见时便乘间入城去。”袁彬把这件事告诉了朱祁镇,他却说:“此危事,使不得,先在土木时不曾死,我命在天,若万一不虞如何好?”然后拒绝了这次计划,怕死本性暴露无遗,也可以说这时候还在幻想也先能真心送自己回去。


二十三日,也先带着朱祁镇停驻猫儿庄,煞有其事的召开会议商讨送回朱祁镇事宜,随后一路南下于外三十日来到八宝山。九月十六日,皇太后派使者给朱祁镇送来貂裘胡帽衣服等物,使者见到朱祁镇后向他说了初六日郕王巳即皇帝位的事情。事已至此,朱祁镇便让袁彬写了三封信让使者带回去,一封写给郕王表示愿意禅位,一封给太后问安,一封给百官交代他们不要让景泰帝因为兄弟之情而使也先再冒出什么心思来。九月二十八日,瓦剌军再次来到大同,郭登等人却没有出城,而是在在月城里放了一把交床恭候朱祁镇 就坐,暗中派人在月城上操作闸门,朱祁镇一进来就直接放下闸板。结果此事被也先发觉,瓦剌军又簇拥着朱祁镇回去了。这下朱祁镇算是彻底明白了,他就是也先手上的一张肉票,不会轻易放他回去,以前种种不过是把他当傻子耍,于是胆气上涌,对城上明军和郭登喊话:“这厮(也先)每说谎不肯送我,你每守祖宗的城池操练军马,不可怠慢!”至此,叫门天子生涯结束。


2,情报天子

后来也先见明朝根本没有谈判的诚意,从始至终都在敷衍,而手里的这个前任皇帝也没了多少作用,加上光复大都的宏愿,决定继续战争。也先于十月召开杀马大会,重新拥立朱祁镇为大明天子,对外宣称“将奉天子还京也”,随后遣使通知明朝说“中国已立皇帝,天下兵力强盛,行当决战。”而明朝此时在于谦的操作下人心逐渐稳定,并在北京城内聚集了二十二万大军,虽然正军精锐的比例很小,甚至披甲率只有十分之一,但也有了一搏之力,北京保卫战即将爆发。十月十一日,朱祁镇将自己在瓦剌大营里的所见所闻兵力情报以及叮嘱百官固守社稷的话语全部写下来交给岳谦,让他和瓦剌使臣那哈出一起前往北京,趁机把情报交出去,可惜岳谦很倒霉,碰到的明军士兵不认识他,把他当达子给砍了,死的是真冤。


后来明军取得北京保卫战的胜利并一路追击,平章把八、也先弟孛罗、平章卯那孩相继战死。石亨于清风店大败也先,范广、孙镗、杨洪大破瓦剌军于固安,蒙古人陈尸遍野,也先一路狂逃撤出紫荆关。虽说也先败退,但有一人不得不除,那就是女真宦官喜宁,他投降也先后因为会说蒙古语经常带路入关抢掠,甚至于十月初九日带着瓦剌军攻破紫荆关杀死都御史孙祥,即便也先已经败退却依然坚持建议继续南下,罪行累累。景泰元年初,朱祁镇建议也先派喜宁、那哈出和总旗高斌一起出使明朝讲和,也先同意后朱祁镇暗中写了一封信交给高斌藏在身上,写的全是喜宁投降后的所作所为。二月十二日,三人并蒙古使团一千余人来到宣府外野狐岭,高斌期间暗中与守军取得联系制定了抓捕喜宁的计策。喜宁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瓮中之鳖,与瓦剌使团正在城下吃饭,正喝汤呢城上明军一轮**齐射就打了过来,蒙古人一哄而散,高斌趁机抱着喜宁滚进壕沟,喜宁被擒,之后判处凌迟极刑。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