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美国黑手党的罪恶勾当

2021-04-06 18:37:48 作者:
1975年卡罗·甘比诺的教父艾伯特·阿纳斯塔西亚在纽约曼哈顿谢拉顿公园旅馆的理发店内中枪身亡

  黑手党大约涉及50个行业领域,他们不但经营妓院、夜总会,还开银行、挖煤炭,卖汽车、盖房子,也搞服装、拍电视、开剧院,甚至种植花草,养牛养羊,一句话,什么能赚钱就干什么,可谓无孔不入

  赚的钱大头归教父

  黑手党的帮派叫家族,每个家族的头目被称为老板或是教父,比如卡罗·甘比诺和约翰·高蒂。所有重大决定都由老板定夺,家族所赚的钱最终都进了老板的口袋。他需要用自己的权威来解决争端,保持所有党徒的团结一致。在老板下面的是二老板,比如“公牛沙米”。他们是组织中的二把手,权力仅次于老板。他们有些被培养为老板的接班人,以便在老板年事已高或有牢狱之灾时接替他的位置。

  二老板手下是几个组长。组长的地盘可能依照地理位置划分,也可能根据经营的生意划分。要成为一个成功的组长,关键在于会赚钱。

  “下流勾当”由士兵完成。士兵是级别最低的,只能赚点微不足道的小钱。除了士兵以外,黑手党还雇用一些帮手,他们被称为“合伙人”。这些帮手并不是真正的黑手党党徒,但是他们与黑手党从事各种犯罪活动。任何同党徒合作的人都叫“合伙人”,包括盗贼、毒品贩子、律师、投资银行家、警官或政客。

  家族中还有一个颇具神秘色彩的职位——法律顾问,也叫参事。法律顾问不作为家族等级中的一部分。他们充当建议者的角色,公正而毫无偏见地做出决定,不带有个人感情色彩,也不卷入家族仇杀。

  生为刀枪中人,死为刀枪下鬼

  几十年来,黑手党入会仪式的细节一直都鲜为人知。但在20世纪60年代初,来自纽约黑手党伯纳诺家族高层约瑟夫·瓦拉齐第一个打破黑手党的“沉默法则”,在参议院小组委员会面前的证词使得这一仪式公之于众。约瑟夫·瓦拉齐回忆自己入会的情形:

  我坐在桌子前,桌上有酒,有人将一支枪和一把刀摆在我的面前。枪是A38式,那把刀就是我们所说的匕首。马扎兰诺(教父) 命令我们站起来,大家用意大利语说了一通话。然后,有人用大头针刺破了我的手指,挤出些血。接下来,马扎兰诺说,这些血就意味着我们是一家人了。生为刀枪中人,死为刀枪下鬼。

  但是,要成为黑手党党徒,并不只是滴血立誓这么简单。只有男性意大利后裔才有资格加入。准党徒还必须展示出嗜钱如命的本性,或至少在得到命令时愿意使用暴力。一般来说,他们必须要通过一个测试才能被考虑吸纳入会。传言说,这项测试是参与一次谋杀行动。实际上不都是如此,有些人加入黑手党是因为别的原因而不是为了当冷血杀手,比如说,他可能是个“摇钱树”,他通过某些专业知识为组织赚大钱,黑手党是不会舍得让一个“摇钱树”去冒风险杀人的。

  最常见的敛财方式——敲诈

  黑手党的终极目的是聚敛钱财。为此,黑手党家族会使用各种各样的手段,其中一种最常见也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敲诈勒索。黑手党收取“保护费”就属于敲诈勒索。他们要求店主每周缴纳100美元的保护费,这样才会“保护”其店铺或家人免受犯罪分子的骚扰。如果受害者拒绝付钱,那么他和他的家人会被搞伤,如果还拒绝付钱,那么接下来就可能是使用枪、刀、炸弹,绳索或毒药的命案。绝大多数受害者在收到一封底部印有墨水手印的信件后都会选择交钱,随着指纹识辨技术的流行,现在的黑手党也不再印黑手印了。

  杰诺维斯家族:纽约色情业的老大

  在纽约的性服务酒吧、色情按摩室以及同性恋聚会的地方,“骑马者马蒂”是那里的老大,他叫扬涅洛,是杰诺维斯家族控制卖淫的重要人物,据联邦政府统计,纽约市中心有80家类似的场所在他的控制之下。他控制下的妓女来自世界各国,充满各种风情,每天都要工作10小时以上,收入的三分之二都将上缴至黑手党。不过,妓女并不能获得黑手党的保护,曾经有妓女在陪审团面前作证控诉黑手党分子的例子。